Crazy韩小喵

腐女界的小胖子司机!

《他和他》⑧

(Crazy:打算改一下原本的大纲,都是因为最近小甜文看多了,搞得自己也想写小甜文了。)

        高考结束,假期已经开始,两个少年也开始计划假期。
       “假期去健身怎么样,高中已经把我的八块腹肌变成六块了。”秦峒收到郭书遥一个鄙视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郭书遥再怎么练也没有过腹肌,更别提去掉读书生病就根本没有多少时间锻炼。
        不像秦峒,从小上树掏鸟蛋,下河捉泥鳅,天天就带领一堆熊孩子在小区里占假山为王。大了之后更是,凭借自己发达的运动神经,带领学校排球篮球足球三大帮挑了整个省的社团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是去考驾照,还是去旅游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就去旅游吧。”“好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秦峒笑着翻开了自己写满计划的本子,一直翻到最后几页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去哪里?我都调查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无语地看着密密麻麻的景区和旅游景点,秦峒都标好了价钱和亮点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。。。你这些都是什么时候弄的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 。。。诶嘿嘿,”秦峒无奈地摆出了自己的招牌大微笑,郭书遥最看不得秦峒笑着看他,“你别担心,我没怎么影响学习,我都是空闲时间弄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本就也拿他没办法,也就被秦峒打岔分散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最后出分的日子,秦峒和郭书遥两个人都在外面度过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18岁的大男孩,在那个夏天,去到过西藏那最接近天空的地方,并肩躺下,仰望着漫天的星星。
        去到过泰山,在云雾之上,两个人手牵手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。
        去到过苏杭那温婉之地,在丝雨中乘船静听戏楼的婉转曲调。

        出分的最后一天,两个人回到了最初的地方,那个两个人最早熟悉的小学。
        熟门熟路地翻过栅栏,坐在操场边的看台上,秦峒献宝一样,从自己背的书包里拿出了,肯德基宅急送的外卖!
        伴着草丛中昆虫的鸣叫,两个人举起手中的鸡腿吃着,郭书遥突然回想起小学时第一次运动会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,秦峒还是个小不点,当然,郭书遥也是个小不点。不过郭书遥比秦峒大,小时候,秦峒都是叫郭书遥小哥哥的。
        亲子接力父母没来被人顶替了项目,跑步项目又没有跑第一的小秦峒难过得找个小角落哭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,小郭书遥双手背后,悄摸摸地走了过来,安慰小秦峒,
        “别哭了,我爸爸说了,男子汉大丈夫,流血不流泪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才没哭呢。是眼睛里进沙子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要是我能给你变出鸡腿,你是不是就不哭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才不信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小郭书遥立马把背在身后的两只鸡腿拿了出来,“当当!我最爱吃的鸡腿送给你,别哭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?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回想到这里,郭书遥看向身旁吃相凶狠地啃鸡腿的秦峒,这家伙,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秦峒就不叫自己小哥哥了呢,叫自己书遥,而现在则是,遥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这么看着我?是不是爱我爱得更深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去你的,没个正经。”郭书遥拿出手机,查起分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网很卡,秦峒看了一眼,没出声地接着吃自己的外卖全家桶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是个小红手,幸运地进去了网站。
          秦峒偏头一看,诶呦,总分680。
          680,对于郭书遥这个文科生来说已经是个不错的成绩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伸手戳了戳僵住的郭书遥,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,比我估的分,高了5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啊哈哈,那还不高兴高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被秦峒摁着揉了揉脑袋,郭书遥还是有点蒙,惊喜来得太突然了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诶,秦峒,你查分了没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啊?啊。我啊,我运气不好,登了好几遍都没登上,我明天再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被反应过来的郭书遥一问,秦峒咬着汉堡的手一顿。
        要是平常的郭书遥一定能看出此时秦峒的不自在,而郭书遥这个时候笑眯眯地吸着可乐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拄着下巴从后面看着笑呵呵的郭书遥,诶,真是个小笨蛋呢。
        算了,他这么开心就好。
        

《他和他》⑦出柜【已重修】

         日子很快过去,两个人终于在百日誓师大会上见到了面。
         秦峒看着郭书遥站在上面作为学生代表念着慷慨激昂的文章,心中油然升起一股骄傲的情绪。
         那是自己喜欢的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大部队往回走的时候,郭书遥往前够着头,找着秦峒的身影,突然被人牵住了手,熟悉的声音传来,
        “找什么呢?笨蛋。”
        郭书遥回过头,正好看见秦峒微笑的面孔,他心头一喜,大声回道,“秦峒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诶,在呐。想我了?”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大部队在缓缓前进,秦峒拉着郭书遥越走越慢,最后趁着一个拐弯溜了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拽着郭书遥走进一间空教室,一把把郭书遥抱到了课桌上,亲了亲额头,亲了亲脸颊,亲了亲下巴,最后,吻上了郭书遥的双唇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很久都没有见面了,秦峒抱住郭书遥,把头埋在郭书遥的颈间,贪恋地汲取郭书遥身上的温暖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你了,书遥。很想很想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也想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秦峒突然直起了身,对着郭书遥一笑,“好了,充电完毕,我们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郭书遥本以为秦峒还得再腻歪会儿,此时也有点惊讶。
         秦峒看着郭书遥可爱的小表情,抬手拍了拍郭书遥的脑袋,“不是你说的吗,学习重要,来日方长。我们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。我又不是等不了这些天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我以后可是有惩罚的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突然鼻子一酸,眼前的人这么好,他可怎么舍得放手啊。
         秦峒一看不对劲,把郭书遥的头按到怀里揉吧揉吧,“好了好了,别哭哈。我都心疼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把秦峒的爪子拿开,“别弄了,发型都乱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就弄乱,捯饬得那么帅还想给谁看啊?”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眼刀一瞥,“除了你还有谁?”
         秦峒立马就老实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看着面前比自己高了一头多的秦峒,郭书遥叹了一口气,抬手替秦峒整了整领子,
        “我多希望我们能考进一所大学,大学也可以在一起上学。可是我也不勉强你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秦峒,最后三个月,你好好学习成吗?就当是为了我了,我不希望你留遗憾说自己当初就想着处对象了最后没考出正常水平。
         三个月,可以改变很多的,我们最后再拼命一把。为了以后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秦峒低头看着郭书遥的发璇,鼻间不经意嗅到发香,郭书遥黑色发软的发丝更衬出白暂的皮肤,就跟他的好脾气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突然想起了很多,有关他们的小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 秦峒从小就谁都不服,除了郭书遥,没人能让他低声下气地甘愿弱一头。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从小只关心学习,其他的一概不理,除了秦峒,没人能让他花费时间。
         当时谁又能想到小霸王秦峒会喜欢上小书呆子郭书遥呢?
        他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秦峒就哥俩好似的搭着郭书遥的肩膀,悠悠哒哒地送郭书遥回了教室,就像小时候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 临进教室,秦峒拍了拍郭书遥的后背,语气突然郑重了起来,“书遥,加油。我一直相信你能行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身形一顿,再回过身来时,秦峒已经走过了拐角。

         高三的最后三个月飞快,先是各种大考小考欢乐考,再是荣誉评比,最后再来个毕业照相,然后就放假回家自己调整。
         两个人也没约定些什么,只是默契地没有去找对方,直到高考最后一科考完,两个人走出考场。
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看到在门口微笑着等他的秦峒,狂奔了过去,以一个树袋熊的姿势挂在了秦峒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秦峒!秦峒!我们考完了!!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解放了!”
        考场门口黑压压的家长和学生看到后,也都露出了然的笑容,12年的苦读,终于解放了。是该好好庆祝一下了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秦峒家的父母破天荒地一起在家,邀上郭书遥家的父母,两家聚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感谢两家平日里的照顾,顺带犒劳一下两个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的父母特意感谢了一下郭书遥,“遥遥呀,多亏了你平日里给我们家秦峒做好榜样,要不,他不知道都得变成什么样子了。多谢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郭书遥有些惶恐,虽然两家父母还不知道,但对自己来说,这可是见公公婆婆了呀。
        “哪里,都是秦峒照顾着我,我生病时还经常去陪我。我还要多谢秦峒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秦峒听着,心里美美的。一张帅脸对着郭书遥笑开了花。
        郭书遥看着他小人得志的样子,也是又好气又好笑,瞪了秦峒一眼,秦峒笑得更欢了。
   

        回家的路上,秦峒坐在后排正看着窗外的景色,想着自己和郭书遥假期去哪里玩呢?
        母亲大人的一句话打断了秦峒美滋滋的念头,

        “儿子,你和遥遥是不是在一起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诶?妈你怎么知道?”不好,说漏嘴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,你妈我毕竟是你妈,也就遥遥那么乖的孩子愿意天天跟你这个皮猴子待在一起,还觉得你是个宝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孩子从小啊,就倔,谁说都不听,你爸打你也不好使。就人家遥遥眼泪汪汪地劝你你才改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,爸,你也知道了?”“嗯。”饭桌上眉来眼去的他又不瞎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俩不反对?”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诶,反对有用嘛?你俩要是会分最后自然就分了,这么多年的感情了。遥遥也都是我和你爸看着长大的,是个好孩子。你不要辜负人家才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谢谢爸妈。我会好好待小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们俩好好的就行。咱家也算有点资产,放假了你和小遥出去玩,注意安全,别不舍得给人家花钱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那么扣的人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也对,你从小到大有好吃的都先给小遥,再给自己,到我和你妈这儿,就剩个皮儿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前排的父母笑着说起自己小时候的糗事,听着听着,秦峒心中无比震惊。
        从小到大,父母经常出门工作,把自己一个人扔在家里,比起父母,郭书遥陪自己更多一些。虽说自己一个淘小子,不是小姑娘,不会害怕或者有人身危险。但是他多少也认为父母没那么爱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他没想到父母给予自己的,是最无私的爱,他们可以包容自己的儿子喜欢一个男孩子,只要儿子觉得幸福就好。
        父母远比孩子们想象中要更爱孩子。

沉迷MOJANG无法自拔

《他和他》⑥过渡章,清汤寡水_(:_」∠)_

        秦峒背着书包走出校门,回望了一眼郭书遥所在的教室,然后转身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少年背着行囊走过人群众多的广场,穿过纷飞的鸽群,经过了几对甜蜜牵手的情侣,从下午走到黄昏,最后歇脚在一家酒吧。
        点了一杯Amaretto Di Saronno,这是一种有杏仁香的意大利利口酒,在意大利语里是【微苦】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 浅酌着杯中的酒,秦峒却莫名地想到了他和郭书遥表白的那个晚上,天微凉,他拥着郭书遥,闻到一丝甜的香气,那好像是一股栀子花的甜香,又像是郭书遥身上散发出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亲吻着郭书遥,感觉郭书遥整个人都特别甜,自己心里,也特别地甜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大概是他18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,想着,他嘴角上扬,眼前仿佛浮现出郭书遥的身影。 
        随即,嘴角的弧度又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是哪里出了错呢?为什么书遥对自己这么冷淡呢?
        就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满腔热血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,真的是因为要高考了?可是还有这么多天呢。
        该不会书遥是在紧张吧。毕竟可是好学生啊。
        诶。。。媳妇儿是个认真学习的学霸可真是件让人头疼的事情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那就等到高考之后再说吧,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,我还怕他跑?

        这样想着,秦峒放下心来,正打算起身走人,却被身边的一位男士拦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回过半个身子看向来人,那人一身西装,一副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,微微遮住好看的丹凤眼,多了几分精炼能干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我是星宇娱乐公司的经纪人兼星探,我叫闻一哲,请问你想不想当明星?据我刚才的观察,你有出名的潜质。”
        秦峒听后倒是惊讶地眉毛一挑,忽悠人?
        对方可能也是觉得自己没有相信的样子,从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了名片夹,“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查我们的官网,上面有我的注册信息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若是你以后有兴趣当明星了,可以按名片上面的号码打给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秦峒微微一笑,把名片放到了钱包里,“好了,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 看着秦峒离去的背影,酒吧吧台的小哥一笑,
        “呦,哲哥,怎么今天这么有兴致挖掘新人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直觉。”
        酒吧小哥笑得更欢了,“还来一杯不?我请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了,家里那位管得严,身上有酒味,回去该惹他生气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那改天把周晟旭也一起带来吧。咱们三个好久没聚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
(ps:新出现的人物  经纪人×黑客水军    闻一哲×周晟旭     可能不会写到,不过暂时来个小人设。
          本文的cp是   影帝×总裁    秦峒×郭书遥       )

Crazy:清汤寡水的罪终将用加更来洗刷
_(:_」∠)_←罪人

好嘛,一上号就掉粉,生无可恋。。。。。。

《他和他》⑤
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在一起后,秦峒和郭书遥也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面临高三高考的景况,两个人还是得以学习为主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十一长假的剩余几天,均是以郭书遥在秦峒家里认真学习,秦峒一直盯着郭书遥,时不时亲亲抱抱来度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在学校里聚少离多,尖刀班的课程总是比普通班拖堂那么一会儿,秦峒一开始还满心期待地每节下课就去找郭书遥,可是一看到他正在认真听讲,或是在和同学探讨问题,便不忍心开口打扰了。
        而郭书遥也极少能抬起头,看到教室后门站着的秦峒。
        又一次,郭书遥的同班同学认出了秦峒,积极地把郭书遥叫了出去,连秦峒象征性地阻止都没有听见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才终于见到了面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郭书遥有点担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就不能来看你了吗?”秦峒牵过了郭书遥的手,笑着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听闻心里一暖,却还是正色道: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已经是最后半年的冲刺阶段了。你还是应该以学习为主,不要再在课间来看我了。多做几道题,不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秦峒见到郭书遥的开心仿佛被一泼水浇灭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书遥,我们已经很久没在一起聊聊天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自从尖刀班的晚自习上到了晚上10:30,比普通班级的晚自习都晚了一个小时,郭书遥就不让他等自己,两个人也就没再在一起走着回家了。而尖刀班的早自习又提前了半个小时。勤奋的郭书遥自然是天天都准时到场,忘我地学习。
        平日里都会不时睡过头迟到的秦峒自然是起不了那么早。
         看着眼前一脸诅丧,好像一只蔫啪啪的大狗一样低下了脑袋的秦峒,郭书遥有些心疼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是他知道,只有学习好,以后两个人才能发展得好,才会有更多勇敢地在一起长长久久的筹码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郭书遥开口了,“秦峒,我们是在一起了,可是我们是两个男生。不需要像其他小情侣一样天天腻在一起来彰显什么。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,是学习。如果你连学习都学不好,以后我们怎么长长久久地在一起?”
        秦峒看着面前的人,哑口无言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他抬起头,对着郭书遥像往常一样笑了下,“我知道了,我不会再来找你了。你回去学习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郭书遥犹豫了一下,却还是伸出双手抱了抱秦峒,“那我回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回去吧。”秦峒目送着郭书遥回到座位给同学讲题。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没有再回头,秦峒听着预备铃的铃声,转身回到了教室,没有回头。
         问完题的学霸同学抬起头,看到秦峒离去的背影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诶,书遥。那不是你的青梅竹马吗?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你认识他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其实也不太认识。就是每节课下课他都在教室后门看着你,我有一次出去上厕所,看到他望的是你的方向,就想回来叫你。他拦住我说,他就是你的邻居,受你妈所托来看看你,怕你身体再有什么不适。不用叫你。 
         不过,他这每节课刚下课就来,上课铃响了再飞奔回去,这也检查得太频繁了点。这人还挺认真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情商比较低的学霸同学显然是没有意识到什么,郭书遥却是一惊,“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太清楚啊,大概是过年回来之后?”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听闻心一颤,他不知道,他从不知道秦峒课间来找过他,他也没跟自己说起过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开始反想自己刚才是不是话太重了,正打算去找秦峒,下节课的老师已经进入了教室,开始了备课。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想,那就下节课吧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郭书遥下课后正打算起身,却被任课老师叫住。
         被问及是否愿意代表学校参加全国数学,化学,物理竞赛,而且优胜可以高考加分时,郭书遥是高兴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当老师说自己要给郭书遥在课间补充点历年的习题和出题套路时,郭书遥犹豫了一瞬,然后答应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看着老师对着露出“孺子可教”的微笑,郭书遥想,那就改天再跟秦峒谈谈吧。

        秦峒恍惚着,回到了教室。
        恍惚间听到上课铃响起,恍惚间听到班长喊起立的声音,恍惚间听到老师讲课的声音。秦峒感觉自己手脚泛冷,他握紧拳头,仿佛能冲淡一些冷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嘛,原来只有我一个人傻傻地期待着什么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秦峒的同桌问道,“什么?秦峒你说什么?”秦峒的声音若有若无,专心地下打王者的同桌还以为检查老师来了,瞬间立直了身子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立直身子,人高马大坐在最后一排的同桌瞬间被老师注意到了,“来,就由马哈哈同学上来为我们解这道题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小马同学听着单侧耳机里传来的“defeat”,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了,老子的排位啊,老子的信誉积分啊,坑死队友了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站起身来,老师眼睛一亮,“秦峒,你来上来解?”
        秦峒把桌堂里的书包背上,“老师,我身体不舒服,想要回家。”
        任课老师看着秦峒煞白的脸色,也没说什么,就给开了绿灯,给了假条。
        小马同学看着秦峒格外萧瑟的背影,感动地比了个赞,同桌,转移老师注意力这招太赞了!
        “马哈哈,还不快上来解这道题?”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我也身体不舒服。。。。。。”马哈哈这一站,不小心扯掉了手机上的耳机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整个教室传出一声响亮的“全军出击!”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哈哈哈”
        “来,马哈哈,带上你的手机跟我去找班主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qaq”

作者菌遇到的真人真事!上课打王者,忘记关声音,一声“全军出击!”,简直666了!!!

《他和他》④

(ps:其实这篇文应该还有其他名字的,等过了这阵子再想吧。最近要报考,好闹心。一闹心我就想be,可惜这篇文已经有了结局,是he。)

        看着路灯下站着的那个他眼熟了18年的身影,他脱口而出,“郭书遥?你怎么在这里站着?”
        路灯下的那个人转过身来,一张清秀白净的面孔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在等你啊。我家里今天没人,我妈说让我来找你做个伴。”
        秦峒走上前,“怎么不到楼道里面等?外面秋风很凉的。”本来你就身体弱,再生病了可怎么办?说着,秦峒领着郭书遥走进楼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,很久没到外面来了,我平时也不怎么出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闻到秦峒身上的淡淡酒气,“你喝酒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二狗18岁生日,我们聚了一下。不过他们还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去,就没再格外叫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某人不是说要帮着家里做家务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。抱歉,那是骗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就说你也不能帮阿姨做家务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啧,我那不是怕打扰你和那个女学霸二人世界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没去也。。。。。。诶?你说你没去哪里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说我没去和女学霸二人世界。”超过目瞪口呆的秦峒,郭书遥继续往楼上走。
        “她是喜欢我,也和我告白了,不过我拒绝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等等,这剧情发展得太突然,我有些消化不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诶?!她还真跟你告白了?我就说。。。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回头瞥了一眼秦峒,“怎么?她高一就跟我告白了,你想说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。。。我。。。。。。”毕竟自己也是才知道自己喜欢郭书遥,但也不能就这么说啊。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在心里腹诽道,傻小子,我一直喜欢的人就是你啊,又怎么会答应别人的告白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想着,郭书遥对着秦峒一笑,又继续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 在秦峒眼中,这一笑,在昏暗的楼道中,那个人的眉眼弯弯,仿佛点亮了自己的整个世界。
        自己的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。
  
        “我喜欢你。”秦峒开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 郭书遥身形一顿,是自己幻听了吧,怎么听到秦峒那个小子说我喜欢你?
        “我喜欢你,书遥。”
        郭书遥转过身,看到了秦峒正一脸认真地望向自己,心不由得一悸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概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你了。所以,喜欢一直跟在你后面,保护着你。所以,也不喜欢别的女孩子跟你告白,约你出去。所以,我的目光一直没有从你身上离开过。
         以后,也想一直一直守在你的身边,不让你受任何委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秦峒放在身侧的拳头紧了紧,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不要再考虑别人,和我在一起可以吗?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郭书遥脸刷得通红一片,下过几个台阶,拉过秦峒往楼上跑,小声道,“这还在楼道里呢,你也不怕别人听见!”
         看着郭书遥红透了的耳垂,秦峒笑了,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己家里的门。
        走进家门,秦峒带上了门,反锁,把郭书遥反压在门上,“书遥,这么说,你也是喜欢我的,你也是想跟我在一起的是吗?!”
        感受到秦峒近在咫尺的呼吸和温度,郭书遥感觉自己好像要缺氧一般,他晕着脑袋,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 察觉到身边人的默认,秦峒把郭书遥抱入怀中,
       “太好了,书遥,真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 原来这么多年,你也是喜欢着我的。

       郭书遥轻轻地把手抬起,也拥住了秦峒。
       秦峒低头,吻住了郭书遥。
       嘴唇上传来温润的触感,两个人鼻间的热气吹得湿漉漉的,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退开,轻咬了一下郭书遥的鼻子,郭书遥这才如兔子般跳到一旁,捂着鼻子叫道,“你干嘛呀?”
        “笨蛋,接吻是要用鼻子换气的。这都不知道,以后可怎么办呐?”
         这,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赖呢?好像自己经验多丰富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,还好你有我了,我以后都可以陪你练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如,今天就开始吧。”说着,秦峒朝着郭书遥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。。。唔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 被压在沙发上亲吻的郭书遥有些不敢相信,怎么平时情商那么低的人,交往后就变成老流氓了呢?这不科学!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《他和他》③

        手机又打入一个电话,秦峒接起。原来是自己的初中同学二狗子。
        二狗子联系了几个关系好的初中同学,趁着十一长假,一起去酒吧请注意自己的18岁生日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拿起衣服穿上,出了门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到了酒吧,包括二狗子在内的几个初中同学都已经到了。
        看到就秦峒一个人来,还好奇地问了句,“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啊?郭书遥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就我一个人来,你们很吃惊?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不是嘛,诶,你们还记不记得初中的时候,他俩总是在一起,好得跟穿一条裤子似的。哪个小姑娘要找郭书遥表白还得先过你的眼,好像婆婆筛选儿媳妇似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们当时都说要当郭书遥的女朋友就得先符合秦峒的标准。”
        秦峒挠了挠头,自己就是想给兄弟找个踏实的小姑娘,哪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。
        “估计你俩得一起来就没多通知,要不我再给郭书遥打个电话?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。不用了。他被小姑娘约走了。”秦峒低头默默地喝了一口酒。
        “诶呦,你们吵架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嘿!一看就是被虐了。来,兄弟,我们单身狗协会欢迎你哈!”
        “滚你的。”秦峒被调侃得无奈。这些人还是没变。

         酒过三巡,几个好久不见的哥们聊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想当年,我们峒哥多帅!大高个,家室好!你知道怎么初中就没一个女生追你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诶?你别说,我当时还真没注意。为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帮小女生都说,要追你,就得比你兄弟郭书遥长得还好看才行。结果,真就没一个追的。这让我们笑了三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秦峒也笑了,原来还有这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,自己大概是比那还早地就喜欢郭书遥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聚会结束,秦峒把几个男生送上了出租车,给司机写好了地址。安排完,自己朝着家的方向慢慢走,醒着酒,想着郭书遥。

         快走到家楼下,看到路灯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《他和他》②

        后来,高三下学期,郭书遥病好出院,回到了学校很快就赶上了进度,而且每次考试都稳居第一的宝座。
        而反观秦峒,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吊车尾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又可以一起上下学了,然而这一次,路上多了一个人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 郭书遥同学的那个全校第二的女同桌,也还是校花。
        这两个人平时就有同桌的优势,又都是学霸,在探讨学习问题的时候,郭书遥也是享受着棋逢对手的感觉,自然而然地也就忽略了一旁的秦峒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已经不和被提到尖刀班的尖子生郭书遥是一个班的了,两个人能够相处的时间也就只剩上下学了。这下又来了个女学霸,更是连交流都很少了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心里有些憋屈,说不上来的烦躁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有天,在十一放假的气候,郭书遥给秦峒打电话,“秦峒,出去看电影啊!”
        秦峒一边说,“好啊。”一边站起来整理着一会儿出去要穿的衣服。
        “女学霸也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?”秦峒整理衣领的动作一顿。
        “本来就是她送给的咱们的两张票,她手里原本有三张,就一起去看呗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那个,喂。。。书遥?你说什么?我这边信号不太好。。。。。。喂?书遥?”秦峒这么说着,挂了电话。
        啊。秦峒心里一阵烦躁,把手机随手甩到床上,手用力一锤衣柜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又想了想,扑到床上给郭书遥又发了个短信。
   “书遥,我妈让我帮她在家收拾家务,我就不去了。你和那个女学霸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然后就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地平复着心情。
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?为什么这么烦躁?不过就是兄弟跟妹子去看个电影而已,至于么秦峒?
         脑海中想象出那妹子在影院中借着害怕搂住了郭书遥胳膊的场景。
         艹!秦峒一脚踢向墙壁。
         不过借着这股子疼劲儿,秦峒反而清醒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 秦峒你这是在干嘛?吃醋?吃谁的醋?
         一个答案出现在了秦峒的脑中,他一愣。
         自己,是喜欢郭书遥的?
         所以才不喜欢别的女生和他聊天说话,接近他?
         不对啊,自己可是直男啊,从来没对着男性感觉有什么别的情感。
         再一想郭书遥,不好,是心动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  啊~啊,看来自己是喜欢郭书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是其他人,而是,只能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样,一切的一切都能够解释得通了。

梗转文系列(三)他和他①

        他和他从小竹马竹马,他叫郭书遥,他叫秦峒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从小一起玩到大,郭书遥的身体没有秦峒那么好,皮肤总是苍白的,然而被秦峒带着到处跑,也染上了好看的红晕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一起升入了高中部,被封为两大校草。追求者不计其数,前赴后继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两个人都对和另一个什么人谈恋爱没有什么兴趣,于是就拒绝后,两个人照旧每天一起上学放学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生活直到有一次郭书遥晕倒被打破了平静,而这一摔就摔进了医院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已经是准高三的关键时期了,高二的秦峒每天不上晚自习,跑去医院找郭书遥,美其名曰怕郭书遥落下了功课。
        谁知,家里祖上就经商的郭书遥表示在学习方面毫无压力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,前来补习的秦峒淹死在了学习的海洋中,而被补习的郭书遥一挥手,上岸了。
        学习方面不开窍的秦峒对于数字方面是真的没有感觉,索性家里比较富裕又开明,便让秦峒走了艺术。
        秦峒去学了小提琴,没错,不是吉他,不是钢琴,而是便于携带的小提琴,这样,他就可以演奏给在医院久住的郭书遥听了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,每个夕阳西下的时刻,医院总会回荡起悠扬的小提琴声,一开始时还有些许生涩的地方,后来,就一直都是婉转的曲调了。
        也曾有人透过病房的小窗户看,看到在天边的晚霞映衬下,两个美好的少年,一个拉着小提琴,另一个坐在病床上,两个人相视一笑。
        演奏完一曲,秦峒回头看向郭书遥,正想问自己拉得怎么样,就看到郭书遥坐在床上点着头快要睡到地上的样子。苍白的皮肤下,血管清晰可见。
        郭书遥病了这么久,身体没有怎么锻炼,体力反而比以前更差了。秦峒想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看,安静的肤色白暂的郭书遥还真有种那些女生说的什么,忧郁美少男的气质。
        瞧这卷长的睫毛,再瞧瞧这嫩呼呼的小脸蛋,哪个女生长得比你还好看啊?你以后的媳妇会是什么样的呢?一定是比你还要好看的吧,那你大概很难找到对象了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好看的女生一般都不怎么做家务的,小仙女怎么可以触及凡尘杂物呢?
        那你岂不是要给她做饭,打扫房子,洗衣服,她舍得我还舍不得呢。我护了这么多年的兄弟,连值日都没让他多干,怎么可以被老婆欺压呢?
        “要不我好好学习,以后养你得了,我看谁还会累着你让你生病,你在家里等我就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诶?自己是不是刚才听到了郭书遥的声音?
        “傻瓜,盯着别人的脸,都给人盯醒了。就这点水准,难怪你几何做不明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诶,不是,我怎么个水准了?!几何太隔路了,我就搞不懂了我能怎么办呐?!”秦峒才反应过来,“不是,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就你那个惨目忍睹的数学和理综成绩,别说养我了,就是以后养你自己,都养不起。还说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行行行,我说不过你,我这就回家学习了,你在这儿好好的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看着秦峒背着小提琴走出了门,郭书遥把被子一把蒙在了头上,脸红到爆炸,一点都不复刚才的镇定。
         搞什么啊,秦峒这个家伙,太犯规了吧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把被子重新盖好,郭书遥望着天花板想着,不过,这都已经高三上学期了,秦峒总这么过来会影响学习的。该让他专心好好学习了,等他下次来,再跟他说吧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样想着,郭书遥步入了梦乡。